乡间的红色丰碑——走访三里罗村中共广西省代表大会旧址

2017-03-01 11:41:11 来源:贵港新闻网-贵港日报 网络编辑:覃勇 作者:方朗

三里罗村,一个平凡的小村庄,因为一场扭转广西革命形势的会议在此召开,响起惊天动地的革命风雷,矗立起一座乡间的红色丰碑。七一前夕,记者走进覃塘区三里镇罗村中共广西省代表大会旧址,探寻革命足迹,缅怀风云激荡的岁月。

在罗村,记者见到了年近八旬的退休教师覃柏林。他的父亲覃业广是罗村早期的共产党员,为广西党代会在罗村召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1936年,对于覃柏林来说,是一个终生难忘的年份。这一年,覃柏林出生了;这一年,中共广西省代表大会在罗村胜利召开,这是一次在广西革命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会议。

  在血雨腥风中坚定信仰

1936年的一个夜晚,罗村,劳作了一天的农民已早早休息。罗村党支部的共产党员覃业广还在看着农民夜校的书籍,昏黄的煤油灯映照着他刚毅的脸,妻子背着才几个月大的儿子,一边补衣服,一边哄孩子入睡。

汪、汪、汪……”几声狗吠从屋巷传来,覃业广警觉地把资料收起来。很快,门外响起几声敲门声,轻缓而有节奏。覃业广在门后轻声问:谁?门外静默了一下,然后说了声:辣椒,细又长的那种。

覃业广心里一阵高兴:四哥!

四哥就是中共地下党员黄彰,当时负责西区的地下工作。他爱吃辣椒,抓一把细又长的青皮辣椒放在嘴里,像吃青菜一样泰然自若。

黄彰头带竹笠,身披蓑衣,一副农民的样子,与往日白天那个身穿长袍、头戴礼帽、手拿算盘和账本来收租的地主装扮大相径庭。

覃业广出去逐家敲门,很快,覃业珍、覃业用等罗村党支部的成员都集中过来。覃业广把煤油灯的火焰拨高一点点,屋里顿时亮堂了很多。大家专心地听着黄彰的部署:特委准备在罗村召开一个会议,参加人员比较多,我们罗村党支部要做好会议的保卫和接头等具体工作。业珍负责外围的保卫,在主要路口和山头为会议站岗放哨,并在那天想办法把敌人的交通电话线剪断。业广负责内围保卫即会场的保卫。业用负责后勤,组织几名群众为会议人员做饭,参加会议的代表分散住在群众家,万一暴露,方便撤退……”

1936年,对覃业广来说,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年份。这一年,他的儿子覃柏林出生了。覃业广还来不及抱一抱尚在襁褓中的儿子,就匆匆投身会议的筹备工作。这位宁可上山挖野菜度日也不愿意借高利贷的汉子,对压迫和剥削具有很强的抗争意识。1926年,罗村的进步青年、贵县第一任共青团书记覃增文回乡组织农民协会,开展减租减息斗争。覃业广、覃业珍、覃安廷、覃业用等人,在覃增文的革命思想影响下,积极参加农运,成为骨干力量。

1927年秋,反动派搜捕革命人员时,覃增文在积劳抑郁中病逝。同年冬,地下党在罗村建立了党支部。当时负责在西区活动的黄彰,认为罗村群众基础较好,是西区和县委所在地覃塘排厚村之间的据点,便在这里建立了地下党交通联络站。

罗村的共产党员具有坚定的革命信念。覃业珍作为黄彰的通信员,跟随黄彰出生入死闹革命。在他21岁时,妻子病亡,家人劝他再娶,他说:等革命成功之后再考虑吧。这一等就是几十年,直到1962年去世时仍是孤身一人。1945年黄彰牺牲后,覃业珍一直珍藏着黄彰生前经常用的烟斗。今天,在罗村会议旧址陈列的革命物品中,就可以看到这个烟斗,烟斗上斑驳的痕迹印证着革命同志深厚的情谊!

 群众和党组织血肉相连

罗村地处丘陵,沟塘交错,西靠镇龙山,东有义渡河相隔,南通横县,北可达宾阳。一条清澈的义渡河,滋润了罗村两岸的土地,也成为地下党阻击反动派的天然屏障。等到敌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乘船渡过河来,我方人员早已闻讯撤退,消失在镇龙山莽莽的林海之中。在白色恐怖的斗争岁月里,具有战略地理优势的罗村,无疑是贵县地下党早年开展革命活动的绝佳场所。

罗村的党支部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,罗村群众和党组织血肉相连。1928年,桂军团长黄鹤龄部周元到三里清乡,在群众的掩护下,罗村党员没有暴露。即使是1932年至1935年的革命低潮时期,罗村的共产党员仍没有放弃革命斗争。他们隐藏下来,在极为艰险的条件下,为上级同志做通讯、接待、掩护等工作。至今罗村还在流传着疯子送情报的传奇故事。有一次,敌人对罗村实行封锁,情况危急,共产党员覃业珍急中生智,跳进粪坑里滚几下,然后手舞足蹈,胡言乱语冲出村去。见他满身污秽,臭气熏天,敌人误以为是疯子,唯恐避之不及。于是,覃业珍顺利地把情报送到上级党组织。

为了筹路费,生活并不富裕的罗村党员宁可把冬衣、棉被典当掉,把蚊帐卖掉,也要资助革命同志。覃业广家作为交通联系站,他宁可借米或典当衣物也要让革命同志吃饱睡好,自己一家老小则喝木薯粥,忍饥挨饿。这种无私奉献、对党忠诚的精神,在踏上征程的战友身上,化成一股巨大的暖流。

罗村中共广西省代表大会旧址。(李园园摄).jpg

 

  罗村站到历史舞台前面

中共广西省代表大会在罗村召开,是历史的选择和必然。罗村会议是在革命处于低潮的严峻形势下力挽狂澜的重要会议。正如遵义会议挽救了党、挽救了红军,罗村会议挽救了广西党组织、挽救了广西革命。

1927·一二反革命政变后,国民党反动派大肆搜捕和杀害共产党人,广西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,党的工作转入低潮,但共产党人陈岸、黄彰等仍在郁江地区秘密开展工作。193010月,按照南方局的指示,成立新的广西特委,特委机关设在贵县县城。

1931618日,广西特委在贵县召开扩大会议,决定将广西特委改为中共郁江特委,特委机关设在贵县第八村。中共郁江特委成立后,经过艰苦的工作,到1935年,陆川、贵县、北流、宾阳、南宁等地的党组织逐步恢复并有所发展。

1936年下半年,全国抗日救国民族解放运动不断高涨,风起云涌。但是当时广西各地区的地下党组织基本上是独立作战,力量比较分散,工作也难展开,迫切需要有一个全省性的指挥机构,以实施党的统一领导。因而,成立中共广西省工委的时机已经成熟。具有优越地理位置和深厚群众基础的罗村,义不容辞地站到了历史舞台的前面。

  革命航船再度胜利扬帆

罗村会议选择在罗村大户覃增其家召开。这是一幢青砖黛瓦的三合院,位于罗村的最西头,非常隐蔽。受哥哥覃增文的影响,覃增其思想开明,支持革命活动。

会议选择在罗村召开,也是党对久经考验的罗村党支部和群众的高度信任。罗村党支部的党员组织群众全力做好了会议的接头、后勤和保卫工作。

1936117日至8日,原定的郁江特委地区党代表大会在罗村秘密召开了。出席大会的有郁江特委筹委会书记陈岸、委员黄彰,以及陆川、北流、兴业、南宁、横县、贵县、桂林和右江苏区的代表共20多人,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李守纯同志出席了会议。由于出席会议的代表超出了郁江地区范围,会前根据李守纯的建议,决定把会议名称改为中共广西省代表大会,把计划重建的中共郁江特委改为中共广西省工作委员会。这个决定,后来得到了南方临时工委的承认和同意。

陈岸在会上作工作报告,李守纯作目前形势和任务报告。大会认真分析了国内外的形势,总结了广西党组织在遭受敌人严重破坏以后和恢复发展组织、继续坚持斗争的经验与教训,通过了关于目前形势和今后任务的决议,确定了今后工作的中心任务: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路线、方针、政策,积极发展党的组织和劳农会组织,广泛深入开展抗日救亡运动。大会经过民主选举成立了中共广西省工作委员会,陈岸、黄彰、彭懋桂、滕雪心、陈湖光(后被开除出党)、黄桂南(后叛党)等人为委员,陈岸、彭懋桂、滕雪心3人为常委,陈岸任书记兼组织部长,彭懋桂任宣传部长,滕雪心任妇女部长,会后由彭懋桂向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书记薜尚实汇报情况,得到认可。

经过这次大会,广西重新实现了全省党组织的统一领导,恢复了广西省党组织与党中央和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的联系,增强了广西各族人民抗日救国的核心领导力量。在党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政策的指引下,广西党组织站在民族解放斗争的前列,迅速发展和壮大,放手发动各界群众,推动了广西抗日救国民主革命运动的发展,取得了伟大的胜利。

三里罗村——这座其貌不扬的普通村庄,曾在战争年代响起了惊天动地的革命风雷,为革命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。共和国不会忘记,人民也不会忘记。罗村中共广西省代表大会旧址近几年修缮一新,如今已经成为覃塘区和贵港市重要的红色革命教育基地,罗村会议的精神也将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继续传承、发扬、光大。